一點一滴尋找新定義 – 建築師 SOU FUJIMOTO

「對不起,他要離開了。」工作人員有如貼身保鑣一樣急步引領藤本壯介走到會議室去。無庸置疑,他是日本建築界的巨星,可是卻絲毫沒有架子。在重重包圍之下,他仍伸過手來跟左邊的他簽名冒個頭來跟右邊的她合照,親切得過份。即使在訪談期間,也毫無保留地分享自己的設計概念以至 INSTAGRAM 內所上傳的照片。

自 2015 年他以其個人名義開了 INSTAGRAM(@sou_fujimoto)的帳號,不到三年已有九萬七千多名追蹤者。在近四百張照片中,75% 是沿路風景,20% 為自己的企劃案例,大概只有0.5% 走出來露個面。他笑說:「我只是純粹享受使用過程,出走旅遊時捕捉有趣的景物再跟大家分享。這並非什麼藝術/建築企劃,單純喜歡隨心地拍照,是一種樂趣。好奇心是我的動力,不同的城市文化、景觀、人物⋯⋯也是我的靈感來源。」

身為建築師,對城市景觀好奇實不意外,可是寫真內所捕捉的景物似乎不易讓人聯想起其建築──那淨白那透明那陽光⋯⋯「這更貼近真實的我。(笑)我一直也嘗試作不同的設計,既有武藏野美術大學圖書館也有 HOUSE N,沒有特定的風格。不知這是好是壞,可是每個企劃也來得刺激,從中尋找生活、生存甚至廁所空間的新定義。」

說起廁所,只因幾年前他建了一座以木欄圍著的玻璃廁所。既封閉又開放,是他的建築哲學。「今天,公共跟私人的界線其實沒分得那麼清。我們的生活可以坦蕩蕩地暴露於人前也能私密而不公開,一切隨心情或天氣而決定。無須在兩者之間建一面牆,只需調整不同的程度,如此處理能讓生活添加更多可能。」

HOUSE N,可說是完全打通了公共跟私人兩個空間。「夫婦入住後表示不再理會客廳、房間等賦予了功能的名字,而是選擇在哪個角落閱讀哪個角落上網。這不正是我們的生活嗎?不用功能來區分,如此才有更多可能。」不過他笑言沒有為自己建造房子,就住在東京裡。「有孩子的生活來得凌亂一點,再來,如果我要為自己建一棟房子,這可是美夢也可是一場惡夢──永不終止的構想。」他暫且沒有為自己建造房子,可是他為妻子(當時女友)的父母帶來了完美的居住空間──HOUSE N。

談到居住地,生於北海道的他坦言表示不知為何很喜歡東京,對那裡的一事一物也感興趣。城市景觀以外,音樂、哲學等也對他影響甚深。「有人說過音樂跟建築有相似之處,或許只因背後的思考模式。假如你看透了背後的結構系統,北海道的樹林跟東京的水泥叢林其實也一樣。」其 MUSICAL NOTES WITHOUT STAVES 的概念,便是來自日本作曲家武滿徹。「宇宙如何運行?物件為何會動?物理其實影響我更深,那種尋求事物背後運作原理的思考來得迷人。」對他而言,建築不只關於背後的概念,還關乎於現實生活。

「因過去 20 年間日本經濟嚴重衰退,人們對於未來並不樂觀,愈來愈保守。確實,1964 年的東京奧運是一個重要的轉捩點;可是來到今天,2020 年的東京奧運未必能帶來巨變。故此,我也沒為此想那麼多。」他說自己可以做的,是為人們帶來希望,「我相信自己正在做好事,創造一個更好的未來。可是這並不是唯一的答案,每個人也可以構想關於未來。我只需要繼續思考、帶來不同的可能,最後時間會告訴我們這個方向對不對。」

Facebook
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時尚美妝粉絲團

    妳可能還會想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