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是這個世界很特別, 而是有你才成了世界

三采文化
三采文化

文/IG溫柔系少年─彼岸的鹿 @deerp34


有次,張凝要跟公司同事去三天兩夜的外島旅行,他期待了很久很久,每天都跟我分享他腦海裡嚮往的旅遊情景,期待到躺在床上, 閉起眼睛,將筆記本放在臉上,露出了孩子般的笑。我也不禁笑了起來。


雖然是短暫的旅行,但我還是要負責家裡的事情,心想至少選擇幾樣來做,讓他好好地放心,好好地去看筆記本中嚮往的世界,是否與真實相符。


我選擇在他回來前一天,做了大掃除,希望至少在他回來前把房子打掃乾淨,讓他對我刮目相看。


我刷洗了浴室與洗手槽,還有廚房,一邊想著平常的他,也是做著這些事情,默默地讓這些小小的汙漬從我們的生活消失。一想到這,又激起了很多情緒,搬移了沙發,挪出了床,將所有平常無法整理的地方,一次清理乾淨。


但就在洗衣服的時候,忘記將褲子口袋中的衛生紙拿出來,洗衣機裡成了一團亂,紙絮飛舞至每一件衣物,上網查詢好久都沒有好的辦法。只好在午夜凌晨時,騎車到附近的大賣場找黏毛絮的滾輪, 希望趕緊黏下那些紙絮。


「原來他還要記得我忘記的事。」跪在地板的當下,用滾輪黏著紙絮時,腦中也有他在黏這些東西的畫面。


直到凌晨兩點,騎車去接他回家,一路上他直說著所見到的拋物線海岸,海水的透澈冰涼,岸頭的風夾帶鹽之氣。看來筆記本內的樣子,與真實相符呢。


正當我還沉醉於他的分享時,他反倒問了我今天如何。分享完日復一日的循環後,跟他說今天整理了家。如我預期,他驚訝不已。


一回到家,他就笑我,說長那麼大了竟然洗個衣服也不會。他邊摺著那些衣服,邊說:「下次,這種事情還是交給我來吧。」



隔天,在我們去夜市的路上,他主動牽起我的手。看著他玩弄著章魚丸子,吹好後,叫我張開嘴巴。眼淚隨著芥末的刺激奪眶,他笑說:「很嗆吧。」


在路邊小小的鬥嘴,喝著他喜歡的飲料,看路旁的孩子打起彈珠, 也陪他坐了下來玩得盡興。雖然我們最後並沒有換到他想要的娃娃,但他好像特別開心得意。


好像已經很久沒有打彈珠了,終於找到玩伴的感覺。


在騎車之前,他笑得很開心,我一臉茫然地問了他正在笑什麼。


他搖了頭,我們踏上回家的路。橋上燈火搖曳河道,隨著不斷移動而波光反射的我們,選擇下橋,在河岸邊散步。橘暖黃的燈,橋上車水馬龍不停,往後的日子會不會也像現在一樣?


三采文化
三采文化

在一陣胡思亂想後,他突然在我的臉前張開了右手。


「你的左手像這樣張開來,借我看一下。」


我緩緩地將左手向前五指張開,他就這麼將右手交扣了上來,說了一句:「跟我搭配在一起滿好看的。」


我們到附近的便利商店,買了兩個熱鐵罐奶茶,再牽著手隨著波光的方向散步,他仍然笑得愜意,對於這樣的他,我被搞迷糊了,但也漸漸明白。


因為這樣的小事而感到開心,是幸福吧。


張凝身上始終有一種魅力,他對許多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,並且能實際去做。好比愛,他對我說,他不吝嗇對於親口說愛這件事。


回家的路剩一小段,騎車途中,除了感受到冷風襲來,就是意識到肚子被抱緊的溫熱。


我們都有能力一個人生活,其實也真的沒必要非得依賴誰,但為什麼還是想要一起生活著?


在認識張凝之後明白,他是很願意多做些什麼的人。


好比,他一回到家,整理那堆棉絮飛舞的衣物前,他是先打開了行李箱,從雜亂無章中拿出了他去旅行時當地買的小零嘴。他跪坐在地找出那盒點心,拆開黏膠條,拿起一個餅直靠在我的嘴巴邊,迫不及待想讓我吃吃看。


我將餅乾塞進嘴裡,一面聽著他說:「很好吃吧 !對不對?」


我一邊咀嚼一邊心想,這樣子的他,其實真的很可愛。


吞下餅乾後,我說了:「真的很好吃耶。」


他再拿了一塊餅乾,得意洋洋的樣子說:「你看,我就說很好吃吧。」把餅乾丟進嘴裡,露出了比剛剛更幸福的表情。


好比,終於爬起床的我,一邊吃著加熱的牛排,一邊看著早已出門的他傳來簡訊:「衣服收了沒?午餐呢?」


我才匆忙地吃完,一邊整理著,一邊回道:「正在努力。」


雖然一起生活不能隨意,要放下些理想或是想要。但或許願意犧牲什麼的我們,在這一趟走了更好的路。而不是回家面對彼此,質疑著愛的定義。

三采文化 \ 折了又折
三采文化 \ 折了又折


延伸閱讀:

認識一個陌生的人,是件新奇不讓人害怕的事─但,愛就會


世界欠我一個你,是世界欠的,不是你


Facebook
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時尚美妝粉絲團

    妳可能還會想看

    API & Other: 0.3547608852386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