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恩與陶晶瑩的對談/知識份子,別那麼自大

<p>▲陶晶瑩在《陶口秀》與博恩對談。(圖/取自《陶口秀》Youtube截圖)</p>

陶晶瑩新節目《陶口秀》日前邀請博恩當嘉賓,一個是主持界大姐大,另個則是耀眼脫口秀新星,兩人除了分享對「主持」這門學問有過的茫然與解決之法,對性事更是毫不避諱侃侃而談,也意外揭露了博恩「堅決不生小孩」的思想觀背後,是因為體質問題。

得知被陶晶瑩訪問,博恩緊張到腸躁症發作,一天上了6次廁所,節目裡更是頻頻結巴,意外展現他靦腆的一面。事實上,博恩脫口秀上一向敢言,絲毫不怕得罪人,陶晶瑩表示自己現在擁有很多包袱在身上,說話之前都需要三思,卻也因此期待博恩未來生小孩之後會變成怎樣的主持人,未料博恩直接表示:「我絕對不生。」

陶子疑問怎麼能夠保證永遠不生,開玩笑地說:「還是你驗過它們已經不游泳了?」沒想到博恩回答:「其實是喔」,讓陶子嚇到「竟然被我說中」。

博恩解釋,精子有數量、活動力及形狀等3大指標,自己的精子「形狀良率」很差,不利於鑽進卵子,所以中獎機率比較低,但他樂觀表示自己擁有「無限開火權」,也透露老婆比他更不想生,夫妻間早有共識。

▲陶晶瑩在《陶口秀》與博恩對談。(圖/取自《陶口秀》Youtube截圖)

博恩父親是麻省理工學院畢業,家裡很有錢,因此在博恩成立「薩泰爾娛樂」公司時,時常被酸民笑說是「富二代」,一定爸爸有幫他出錢,但實際並非如此,「這間公司是我掏10萬,另一個人掏10萬,資本額只有20萬,我爸爸完全沒出半毛錢。」

博恩從不認為自己是一個好笑的人,甚至打從學生時代起,周遭朋友都不厭其煩地告訴他:「你一點都不好笑。」他並非天生幽默,全靠後天打磨跟經驗累積,「才會定期做類似Open-Mic的脫口秀,就是要讓其他還不夠成熟的表演者能夠練習。」

脫口秀表演者經常會拿時事開刀,難免會得罪線上公眾人物,陶晶瑩問道:「你不怕會下地獄嗎?」博恩開玩笑:「我不相信有地獄⋯⋯如果有的話,下面應該都是很多好玩的人吧,天堂裡頭應該都是些無聊的人吧。

陶晶瑩與博恩都是名校畢業,前者是政大,後者是英國倫敦大學碩士,畢業之後紛紛投身主持,兩人無論對人權、政治、經濟都有很多話想講,卻一度找不到表演方向。博恩坦言,最初會想要在表演裡塞些道理給觀眾,但發現觀眾們都聽不太懂,「我後來想,如果你只是Nobody,誰想要聽你講話呀!」

陶晶瑩持不同看法,她回憶剛出道時曾被「綜藝教父」王偉忠約談,對方告訴她:「知識份子呀,就是容易想太多,『深入淺出』才是最重要的。」如何把一個晦澀道理,說到能讓路邊老太太都能學到些什麼,這個論述才有意義。

▲陶晶瑩在《陶口秀》與博恩對談。(圖/取自《陶口秀》Youtube截圖)

博恩聞言表示同意,同時提出迷惘,「但有時候我會想把概念簡單點說,結果說出來後,又被專業人士嗆說『你根本不懂』,我就經常被法官跟律師Diss。」

他舉例像「過失殺人」這個名詞,其實是不存在的,畢竟「殺人」代表你有「犯意」,既然有犯罪意圖,那就已經不能稱之為「過失」,因此律師或法官都會稱作是「過失致死」

博恩說,他對這些概念都是清楚的,但若在舞台上講過失致死,觀眾可能都還需要消化一下,他還要再花時間跟台下人解釋,基於時長、主題、老嫗能解等考量,他只能無奈捨棄專業術語的部分,讓自己去給知識份子們罵。

他苦笑:「我每一集都會講不一樣的專業領域,就被那些人說我不懂,但我做功課時早已理解,只是為了要講給大眾聽,會把用詞使用的⋯⋯知識水準拉很低。」

不免想到之前訪問精神科醫師鄧惠文,她也無奈地說,一開始深入淺出講解精神分析方面的東西,雖然被觀眾喜愛,但她卻也被同行鄙視,恰巧與博恩、陶晶瑩的無奈遙相呼應。

對此筆者想法是,不管選擇任何專業,你的服務對象永遠都是「百姓」,而不是那些知識份子,倘若老百姓都無法理解,那你就算擁有這些專業也是白搭。

事實上,一個人如果能把難懂到不行的道理,講到讓每個人能夠聽懂、看懂,筆者反而認為這種人的本事才是最高強,就像金庸筆下的知名武功「降龍十八掌」,它是歷代丐幫都知道的招式,每個套路都教給你了,且練起來一點都不難,但我們都知道,這套武功卻只有郭靖跟喬峰能把它練好,而郭靖甚至是金庸所有男主角裡頭資質最笨的一位。

一個自詡「兼容並蓄」的知識份子,他們若知道你是在做幫助老百姓的事,自然也不會去跟你爭個面紅耳赤了。但反之,如果對方就是在執著那些名詞、形容詞、標點符號之用法,也不過證明他心胸狹隘罷了,我們就更不需要跟對方計較了。

來我專頁陪我聊娛樂圈大小事:奶媽Naima

我的IG奶媽Naima

Facebook
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時尚美妝粉絲團

    妳可能還會想看

    API & Other: 0.3535978794097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