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民歐巴 趙寅成:「嘗試新事物是件讓人害怕的事,但是不能因為覺得害怕就不去做。」

 

「長腿歐巴」始祖趙寅成,以花美男形象風靡全亞洲,更因甜美燦笑與溫暖個性被觀眾封為「國民哥哥」;然而趙寅成對此從不自滿,身為演員的他,只希望透過一部部精彩作品,打破觀眾對他的期待與框架。

 

細數趙寅成出演過的角色,各個性格鮮明且令人印象深刻,例如《霜花店:朕的男人》裡,戀情無善終的健龍衛隊長「洪麟」、《沒關係,是愛情啊》當中罹患思覺失調症的「張宰烈」、《金權性內幕》被不斷踐踏而又重新起身的檢察官「泰洙」,甚至最新作品《浴血圍城88天》中,那帶領五千名士兵駐守城內的城主「楊萬春」將軍,都是他對表演永不妥協的最好證明。

也因如此,趙寅成挑選作品的速度緩慢得令人訝異,因此在與他訪談前,就算先把作品找出來看一次也絲毫察覺不到壓力。他所演出的角色,每每都讓觀眾從對他期待的框架中跳脫出來。而新作《浴血圍城88天》也是如此,他想展現的是嶄新的領導者、是年輕的史劇,更是不為人知的高句麗歷史。在這部製作規模龐大、有眾多演員登場的作品中,身為主角的他,為了不被動搖而孤獨奮鬥,在自己創造的歷史中,苦思將軍的新面貌。

現實生活中的趙寅成,有時會在料想不到的瞬間現身。好比在《浴血圍城88天》拍攝結束後,有人在中國某處目擊到趙寅成與同行朋友打扮類似、拍攝紀念照的模樣,此外他也為鄭佳英導演的獨立電影《請喜歡趙寅成》進行配音。但,我們卻很難發現他的蹤影,雖然他偶爾會出現在別人的社群媒體照片中,不過趙寅成卻連自己的帳號也沒有。為什麼在影視作品之外,這麼難看到他出現?對於這個疑問,他回答,「以後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變化」。

現在,這名渾身散發獨特魅力的花美男,正翩然來到你我面前,不但要訴說他接拍新作的心路歷程、揭開拍攝現場的秘密,身為演員的趙寅成更要向你坦白—他的生活、他的表演,他生命裡堅持的信念與不可妥協之處。

 

Marie Claire(以下簡稱M.C.):《浴血圍城88天》劇本吸引你的理由是什麼?

趙寅成(以下簡稱趙):吸引我的地方,應該是時代背景處於我們難以接觸的高句麗這一點。這部戲要靠想像來加以具現的部分非常多,也有古代史的嚴肅感在內。可能是想找到與過去不同的表現手法,才會找我來演吧。我也接受了這個提案,並確信《浴血圍城88天》會成為跳脫嚴肅感的電影。《浴血圍城88天》雖然也有嚴肅感,但稍微把它轉化得年輕了一些。

M.C.:對高句麗背景不熟悉,觀眾會更喜好分明。這樣的負擔之下,你的表現會自由嗎?

趙:要說毫無負擔是騙人的,嘗試新事物是件讓人害怕的事,但是不能因為覺得害怕就不去做。我也正成為前輩級的演員,如果害怕新的嘗試而不去做,最終只能被淘汰了。新的演員不斷出現,這不是說要去和他們競爭的意思,不過在既定框架中追求安逸,就不再是我該做的了。

 

 

M.C.:有多位前輩後輩演員一同登場,你會想要好好領導拍攝現場?

趙:想要好好領導的話,反而會做不到。領導,不過就是堅守自己的位置,比起特意站出來去做些什麼,就只是好好待在位置上。守時守約、做好準備,只要把這些遵守好,剩下就沒什麼好擔心的。

M.C.:電影中要將大規模戰鬥場面呈現出來,拍攝現場應該跟之前作品差很多?

趙:很茫然。前面是一望無際的平野,什麼都沒有,卻要裝作有20萬大軍逼近,20萬人到底有多少,連估計都無法估計。還要想像很多事情,在空空如也的藍幕中假想有東西存在,這不是件簡單的事。但因為有演戲經驗,所以對這部分還能揣摩。

M.C.:這次作品對你來說應該是種挑戰。

趙:周遭的人經常會說這對我來說是項挑戰,但我不是為了挑戰而選擇它的。可能會有人對我有偏見,也會有人對我的外表不滿。但如果用這個理由來選擇作品,就會有很多限制在,也就沒有太多能做的工作了。雖然相較之下我拍過許多愛情片,但現在對我來說也超過額度了,應該要去演各種不同類型才對。

M.C.:選擇作品時,對你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?

趙:每個時期都不一樣,有時候故事是我想演的就選了它,因為自己寫不出來。有時是因為企劃很好,如果是好導演,也會因為想與他一起工作看看而選擇該作品。也就是說不會只以一個標準來選,而是把範圍設得很廣。

M.C.:在對你的偏見中,你最想打破哪一點?

趙:不能變老這點。我不會說要抗老,不是抗老,而是要適齡變老,不是嗎?要好好變老才對啊。自然地隨著時光流逝接受它,不該去逆其道而行。季節都會變換了,人哪有可能不會變老呢。

M.C.:在20幾歲時,有想過30幾歲會是什麼樣子嗎?

趙:曾經有想過,那時心裡總想著要趕快長大,到現在還持續能有作品推出,應該算過得不錯吧!我沒有想過要回到年輕的時候,即使能回到那時也不見得會變得更好,比現在好的機率有0.001%嗎?因為咬牙熬過了20幾歲艱難的人生,才能成就今日的我。

 

M.C.:有想過40歲的生活嗎?

趙:想成為比現在更能自在地演戲的演員。每一部作品都是我自己選擇的,想要讓選擇變得更簡單。即使不是扮演電影裡吃重的角色,因為我想演,就毅然決然地去演。只要角色性格是我喜歡,我會盡力地去完成它。

M.C.:以前和現在表演的方式有改變嗎?

趙:當然,有很大的不同。以前總想著要用力地去演戲,竭盡所能地表達出某種情緒,現在則是不想太過刻意、不特別去「演戲」,自然而然地呈現。把自己投入在當時的情境裡,反而更能有效地傳達情感,觀眾也都能感受得到。

M.C.:電影上映後,觀眾反應似乎讓你感到壓力?

趙:有啊,但等到電影下檔,記得那些批評的人只有我,還有誰會記得呢?合理、善意的批評我欣然接受,但那些傷人的批評就扔進垃圾桶,接受對我有益的意見,不去理會那些惡質的言語。

M.C.:不拍戲的時候會經常去旅行嗎?

趙:很久之前曾看過一篇關於旅行的報導,能自由自在地漫步在路上是很美好的事,以前要到國外才能擁有這樣的心情,現在就算在韓國也能感覺到自由。去哪裡旅行並不是最重要的,只要是能讓自己放鬆心情的旅遊景點,不管國內還是國外都可以。

M.C.:聊聊你目前的生活狀態?

趙:現在生活很平凡,一天三餐吃飽喝足,這是最重要的,生活沒有任何問題就是幸福,此刻的我是幸福的人,因為沒有什麼問題困擾著我,父母身體健壯,弟弟工作順利,我也健康無憂。並非要心情愉悅才能感到幸福,平安無事就是一種幸福,希望我到四十歲、五十歲時都還能過著這樣的生活。

M.C.:身為演員,隨著年齡增長,有無法妥協的信念嗎?

趙:任何時候都不要欺騙別人,不要讓觀眾感到丟臉。

 

 

Text /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
Photo /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

【本文由Marie Claire美麗佳人提供,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!】

延伸閱讀
不只趙寅成、宋仲基,每個合作完都想跟他變好友!「魔性男人」李光洙的5大Squad友誼圈

從EXO、《沒關係是愛情啊》到《與神同行》—都敬秀,屬於我的演員時代

Facebook
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時尚美妝粉絲團

    妳可能還會想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