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們為何被崇拜?最受矚目的全球ICON特輯

 

她們是創造潮流的思想先鋒,也是挺身而出的打破沈默者。《美麗佳人》特邀各國版本向讀者推薦指標 Icon,希望你我都能從她們的強韌精神中找到靈感,在這不盡如意的人生「打怪」旅途裡,重燃希望,讓改變發生!

 

Italy
找回時尚公民權——時尚部落客 Chiara Ferragni
Why She:「她很好地駕馭了社交網路這個武器,為大眾找回了時尚圈的公民權。」

 

義大利從不缺時尚豪門,而 Chiara Ferragni 一個普通的法律系學生,在二十出頭的年紀,本是時尚行業的局外人,卻憑藉對時尚的熱情和對部落格與社交媒體浪潮的精準把握,用個人品味敞開粉絲經濟,以超過1,356萬的 Instagram 粉絲成為「宇宙第一部落客」。

Ferragni 在2014年創立了同名品牌,單靠以一閉一睜的眼睛為元素的鞋子,一年就賺了三千萬。她的商業智慧不止是曬出穿搭美照、為全世界女性提供時尚品味上的範本和靈感,實踐出的商業成功之路更成為哈佛商學院的研究案例,並入選富比士30位30歲以下商業領袖榜單。

她的勝利,某種程度上代表的是民主在時尚行業的勝利。她不精通畫圖設計,坦言自己應該加強學習時尚史。屬於千禧一代的她,自認經歷了社交媒體賦予的巨大解放,那就是普通人也能在時尚中創造屬於自己的非凡時刻,而不再如從前那樣—權威只存在於媒體上。

 

France
玫瑰不慌張——演員 Marion Cotillard
Why She:「她走在坎城電影節,那呼籲男女同工同酬的82位女性電影人的隊伍中,敢於戳破華幕下的醜陋與骯臟,超越了玫瑰與愛情的小我情懷。」

 

這不是 Marion 第一次為性別平等發聲。2017年,針對 Harvey Weinstein 性騷擾事件,這位奧斯卡影后揭露在自己的職業生涯裡,不止一次遭遇必須要躲開那些「捕食者」的境遇。「所有勇敢發聲的女性都希望打開一個新的篇章,權力 不應成為犯罪的工具,對那些美麗的女性,我想告訴她們,脆弱不是弱點,而是一種值得珍惜、尊重和保護的特性。」真正的法蘭西玫瑰,無論處於何種境地都不會輕易慌張。

 

America
為好萊塢女性主義代言——歌手 Beyoncé
Why She:「偶像是一種文化力量。大眾需要她,Beyoncé 讓弱勢者感到被理解,她讓不敢夢想的人看到希望燈塔在閃閃發光。」

 

哪怕是在為全世界輸出各類偶像的美國,Beyoncé 都稱得上絕對的「真命天女」。37歲的她是全球最暢銷音樂人之一,贏得過22座葛萊美獎,是 Adele、Rihanna 等偶像眼中的偶像。為女性發聲、為黑人發聲、為性少數群體發聲⋯,Beyoncé 積極參與社會活動並勇往直前,在最新專輯《Lemonade》中,以「上帝只給了我檸檬,我卻能將它製成檸檬水」為支點,更用12首單曲譜寫了 一個女人在面對丈夫的不忠時從直覺、否認、憤怒到冷漠、寬恕、重拾希望的心路歷程,並藉此隱喻美國覆雜的社會環境下,黑人女性所面對的命運和所做的抵抗。

 

西班牙
等待美好時刻的到來——演員 Barbara Lennie
Why She:「成功主義與虛無主義並行的當下,Lennie 的熱忱與淡然為年輕人樹立了榜樣,提醒著我們—生活保持平常心。」

 

 

2015年,在憑藉電影《神奇女孩》獲得西班牙哥雅獎影后之前,Barbara Lennie 正處於人生的低谷。所有的電影都遭遇延遲,那一年她31歲,自15歲拍攝第一部電影起,Lennie 人生的大半時光都在追求屬於自己的舞台,聚光燈背後,Lennie 所經歷的迷茫與其他同樣在為理想奔波的年輕人別無二致。

比起那些20歲出頭就被命運垂青的人,名氣之於 Lennie 來得或許還是晚了些。可她不這麽認為,「那些美好的事情總是在適當的時刻到來。」經歷過低谷、焦慮與反思的31歲正是屬於她的適當時刻,她更加珍惜電影賦予她的生活,不會因為自己收獲名利就覺得理應有更多的選擇。「在電影界,有人從早上六點工作到晚上十二點,卻僅能得到最微薄的收入;有些人則恰恰相反,我不想成為一個玩弄特權的『渾蛋』女演員。」

 

巴西
勇敢黑珍珠——演員 Tais Araujo
Why She:「她在18歲那年創造歷史,突破膚色限制出演電視劇女主角,成為巴西電視史上第一位黑人主角,擁有『巴西黑珍珠』美譽。」

 

 

2015年,Tais 的 Facebook 受到一系列種族主義歧視言論的攻擊。Tais 當下拒絕了很多媒體採訪,她清醒意識到不能讓種族主義者得逞,「你談論攻擊行為的次數越多,給種族主義者的曝光也就越多。在那幾個小時裡,要做的是對種族誹謗的投訴,而不是宣傳。」她有自己的還擊方式,「我不會刪除這些言論,希望大家為這個國家裡的卑鄙小人行徑感到羞恥,他們的靈魂如此貧瘠,我不會害怕,更不會低頭。」在她的社交媒體上,也不遺餘力地談論女性、偏見、教育和生育問題,與丈夫一起身體力行為促進種族平等而努力。

 

South Africa
為沈默者發聲——演員 Terry Pheto
Why She:「在南非,做女演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在多數人隱忍不言時,她是那個打破沈默的人。」

 

 

24歲第一次出演電影《黑幫暴徒》就擔任女主角,本片又獲得了第78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,這樣的成功本可讓 Terry 去好萊塢工作,但她說自己是「貧窮裡的幸存者」,希望留在南非建立對女性更公平的電影產業。「性騷擾的邊界是如此輕易地就能被越過。在這個行業裡,脫衣服和接吻可以是工作的一部分,但重要的是你得知道哪些時候它不該是你的工作。」她想要成為南非前總統曼德拉妻子那樣的人,「即便真相會令人不適,也要勇敢地為沈默者發聲。」

 

匈牙利
泳壇鐵娘子——游泳奧運冠軍 Katinka Hosszu
Why She:「29歲,是運動員紛紛告別巔峰的年紀,然而她依然是游泳界的好手,是當之無愧的 Iron Lady。」

 

在成為泳壇「異類」之前,Hosszu 有過長達十年的蟄伏時光,但她參加了幾乎所有的游泳項目,隨後一路開外掛,連續三屆拿下國際泳聯最佳女選手頭銜。在里約奧運會上,奪得三金一銀、打破多項世界紀錄。

Hosszu 成了泳界「鐵娘子」,一個人撐起了匈牙利體育的國際形象,但這背後是一條她與在位23年的匈牙利泳協主席 Tamas Gyarfas 的抗爭之路。 「國家泳協指著我們發揮出世界級水準,但他們自己卻離世界級管理水準差距遙遠。」Hosszu 不懼指責管理階層的過失。2016年,Gyarfas 終於下台。2017年,為保護運動員的個人利益,她還成立了全球職業游泳運動員協會。本可以光榮「退休」的 Hosszu 不願選擇「裝睡」,「那些泳池裡的年輕人需要的不止是一個用來超越的紀錄,還應該有一位願意守護他們的偶像。」

 

Text /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
Photo /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、Getty Images

【本文由Marie Claire美麗佳人提供,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!】

延伸閱讀
只盼有一日,能重返摩蘇爾家園—嫁給ISIS的女人們

女生可以滿身肌肉,男生也可以妖媚女裝!Deadlife Lolita打破你的性別認知

Facebook
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時尚美妝粉絲團

    妳可能還會想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