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專訪】讓身體藝術回歸生活!雲門教室研發長謝明霏的舞蹈教育哲學

「你要等待孩子,每個孩子都很不一樣。你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開花,這是我們生命中最美好的禮物。」在雲門教室創辦20週年的此刻,讓我們細聽研發長謝明霏,一路以來的教育理念與感動瞬間。

【專訪】讓身體藝術回歸生活!雲門教室研發長謝明霏的舞蹈教育哲學

Harper’s BAZAAR(以下簡稱HB):您一開始怎麼和舞蹈相識呢?

謝明霏(以下簡稱謝)我從很小開始學舞,那個年代通常是身體不好,媽媽就會送你去跳,看身體會不會比較強壯。而且小女孩都有舞蹈夢呀!把床當舞台,跟爸媽說幕在這、側台在那,表演到哪時要幫我鼓掌。(笑)

HB:受過科班教育的您,為什麼最後選擇以舞蹈為業?

謝:我沒有刻意耶!人生遇到岔路時,我一直都是憑直覺選:「啊就是這了。」但一定是有興趣,舞蹈才會在每次做選擇時都是其中一項。以前我們常說吃這行飯的人,努力只是基本,還要看天時地利人和。長大後才了解,每個人都有特色,當你發現自己擅長什麼,就很有機會跳到變主角。

到最後已經不是比誰厲害、誰當主角,是清楚自己所長,跳出屬於自己最棒的角色。

 


 

HB:什麼機緣讓您毅然決然從舞者轉作教育,並出國深造?

謝:許多人跳舞,是為了在台上發光的瞬間,但我所有的努力,都是為了享受排練的過程。職業舞者的表演工作耗時耗力,我喜歡一直嘗試、與人互動,所以我很愛上課。

我也曾想當編舞者,但和世界知名編舞家一起工作後,才發現藝術家都有很特別的思維和不平衡的因子,才能創造屬於自己的東西。我有邏輯、很平衡,在一些教課中發現自己很適合當老師,因為我能掌握每個人的狀況,並依此設計合適的課程。

HB:雲門教室的概念與主要課程是什麼?

謝:舞蹈有既定形式與風格,但雲門的課程是

把風格的外衣都脫掉,剩下你的本能。每個人的手腳跟隨音樂擺動,產生自己的節奏,並跟著老師的引導,跳出自己的舞。

「生活律動」是全年齡的課程,最年長的甚至有92歲的爺爺!三歲是親子課,四歲後讓孩子獨立上課。小學中年級前的階段,每堂都有生活主題,比如模擬爸媽開車,培養空間移動的概念;體驗蛹之生,讓身體藝術回歸孩子的生活。再大一點,我們會讓舞蹈當作船,帶他認識各國文化,再進一步讓孩子想像:自己能創造出什麼樣的地方呢?

HB:聽起來很像全方位的藝術教育。不只是對身體,還有對環境的感受、對生態的認識。

謝:是。只要跟孩子生活、生命相關的素材,都會讓他們接觸。前期是環境體驗,青少年階段我們讓孩子創作舞蹈,一路跟著孩子的生理認知發展做調整。

HB:關於生活律動,您有什麼獨到見解?它對生活有什麼幫助?

謝:如同其名,它是在生活裡發生,跟你的生活產生連結。一般人可能會因為雲門舞集是專業團體,心想難道自己也要跳「腳放在頭上」那種動作嗎?事實上,我們在專業訓練裡,撇除技術性動作,都在練同一件事:

你的感知、表達、情感釋放、自我的認識。那是我們在舞蹈中獲得的禮物,希望每個人都能享受的美好。

我們對律動的設定,是每個人能自由地跳舞,接受自己現在在哪裡。就像三歲的你很自在、自信地跳,你的手就是那麼長,你的腿就長這樣,你就會跳這種舞。比起被動的按摩,生活律動更有讓身體舒展、心靈放鬆的幫助。

HB:這20年一路走來,有什麼特別難忘或感動的事情嗎?

謝:有一種孩子他只會傻笑,問他什麼都不會,他每堂都會來,跟在你身後,但你引導他跳舞,他都不跳。我在教學過程中遇到幾位這樣的孩子,

讓我很感動的是他們父母的守候,還有老師也願意給孩子最大的等待。這很珍貴,因為有時一等就是十幾年。

曾經有個孩子他永遠只是笑,不會跳。教了兩年後我才驚覺,他一直都有在內心跳,只是我們沒看到。本來以為他還太小理解力不足,直到有一年要演戲,我想這孩子從不講話也沒動作,等等唸台詞怎麼辦?結果他是全班唸最好的!才剛學完注音,他卻沒有任何錯字、停頓,第二週就把整個劇本都背起來了。

所以不該從一個面向去定義孩子,那時我才發現他對語言的高度天份。後來他嘗試跳舞,但每個動作都很吃力,邊跳邊哭,持續這個狀態直到升國中,有天就突然開竅了。後來有一天,他很興奮地跟我說:「老師你知道嗎?我要幫全班編舞。」從此他就很有自信,一路唸到現在的建中資優班。

【專訪】讓身體藝術回歸生活!雲門教室研發長謝明霏的舞蹈教育哲學

HB:雲門有什麼近程規劃或遠程目標?

謝:12月初,在深圳誠品書店旁邊,我們要開第二個中國分館。長期規劃則是教程會不斷調整,面對這個世代,孩子家長都不一樣了,如何更新才能符合現代人的需求?目標是讓每個小孩從小就能擁有這些珍貴的體驗。

HB:未來會想跟公立學校配合嗎?

謝:有機會都不排斥。我們從921以來一直都有在進行「藍天計畫」,去偏鄉、較弱勢的地方教學。希望未來有更多人參與,然後不要把這些經驗看成是獨立的記憶,要把它看成是生活的一部分。

【專訪】讓身體藝術回歸生活!雲門教室研發長謝明霏的舞蹈教育哲學

HB:您跟雲門有這麼多年羈絆,會想對雲門説些什麼嗎?

謝:我的老闆溫姊一輩子都在雲門工作,我常開玩笑說:

「我也要跟妳一樣,一輩子都在雲門工作。」

從大學畢業就進到雲門,我很感謝這個開始,領我進入一個高層次的階段,雲門帶我開了眼界。他們也做了非常好的示範,對自己與舞蹈的要求,給予我對專業的態度,這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記憶。


Facebook
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時尚美妝粉絲團

    妳可能還會想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