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淇,少女暫時別吻青蛙

四歲,文淇跟著爸媽從台灣到蘇州生活,九歲開始演戲,14歲拿了金馬獎。她雙眸裡有種同世代少見的颯爽神采,是天生演員的靈氣,也是青春無敵的爛漫。

去年金馬頒獎典禮現場,文淇在司儀朗聲宣讀得獎理由中一路哭上台。「文淇,現年14歲,今年分別以《嘉年華》及《血觀音》入圍本屆女主角、女配角,她在《血觀音》當中從冷靜到最後奔放淋漓的轉折令人驚艷,過人的資質與演技讓人耳目一新。」上了台她還在哭,從偶像黃渤手中接過獎座,寫好的感言全忘了,語帶顫抖說出,「謝謝雅喆導演看到我的中二。」

一年過去了。剛滿15歲又三個月的文淇在我面前無限懊悔,「矮由我現在覺得好蠢喔,永遠被留在歷史舞台上了,我那天講完就開始後悔,沒有謝謝評委。」眼前的少女剛從九年級畢業,她比去年清瘦了些,臉更俊了,一身花色低調的洋裝,套了件V領背心,因為有一種冷叫媽媽覺得你在攝影棚會冷。

 

立足金馬,放眼奧斯卡
《嘉年華》裡,她飾演在賓館非法打工的16歲少女黃小米,目睹並錄下其他少女被性侵的關鍵證據。小米的眼神裡有超齡的世故與漠然,演這個角色時文淇才12歲。而《血觀音》裡的棠真,瞳孔裡燒著扭曲的迷戀與怨懣,最終長成了帶刺的怪物。

文淇的家庭其實整潔美滿又安康,幸福的小女孩究竟如何領悟超越人生實際經驗的蒼涼?她說,「其實每次都不太清楚到底有沒有準備好,我拍《嘉年華》《血觀音》之前,開拍前一秒都還處在很緊張的狀態,但真正拍了一兩場之後,好像就摸到一個感覺,好像找到導演要的東西,就順著這個感覺去摸索,還蠻奇妙的。」

她是自帶狩獵本能的小獅子,靈敏的天賦驚動四方。拍完《嘉年華》,她告訴媽媽演戲就是未來志向,「這個職業非常有新鮮感,每一天你都要演不同的戲。這段時間接觸這個角色,下段時間又要和另一個角色交朋友,讓人覺得很刺激,會讓自已保持對生活、對工作的真誠度吧。不像普通工作得坐在椅子上看電腦一整天,我閒不住。」

拿了金馬,她彷彿登上一座山頭,看見連綿層疊更壯闊的山巒在眼前開展。「《黑天鵝》讓我愛上娜塔莉波曼,我到現在都還以她為榜樣。小時候雄心壯志,還暗自發誓覺得馬上就可以變成她那樣,經歷更多拍攝狀況後,越成長越覺得離她還很遠,離理想目標還差很大很大一截。」理想的目標是?「衝到奧斯卡外語片啊,但那實在是超級遠啊。」

 

江湖就是我的練功房
千里之行,始於足下。她在每個演過的角色身上學習觀看世界的方式,「黃小米讓我看到不一樣的活法,讓我相信世界上不只有完美幸福的存在,還有很多像小米一樣在生活邊緣苦苦掙扎的少女。拍完這部戲,看它上映,看它被那麼多人關注,我覺得很欣慰,也更加珍惜眼前的事,這都是老天賜的,覺得需要感恩。棠真本身是個好女孩,因為在錯的家庭環境、錯的背景生長,導致最終希望幻滅,從頭倒尾我都抱著同情的態度對待她。」

最近,她在改編自天下霸唱同名小說的冒險推理電視劇《天坑鷹獵》裡,飾演堅毅呆萌的獵戶姑娘菜瓜,和 TFBOYS 王俊凱飾演的滑溜北京小爺張保慶湊對。這齣戲讓南方姑娘文淇在冰天雪地的牡丹江凍了一個月。「演菜瓜學到很多實際技能,像射箭、騎馬,還克服了懼高症。有一場戲我和張保慶、弟弟在天坑底下,被巨型蜘蛛攻擊,要爬樹藤逃到洞口。他們搭了一個十幾米(約四層樓高)的景,以前拍過吊威牙(鋼絲)的戲真的害怕到不行,那次我竟然吊習慣了,在洞口附近盪來盪去也覺得沒什麼。這件事我覺得很不可思議,因為我連坐飛機都會害怕,每次起飛降落都會緊抓媽媽的手。」

這大概是當演員的另類收穫吧,被逼得不斷克服恐懼,見招拆招,點滿技能樹。畢竟草原之王可不能自亂陣腳,難怪很多人稱讚她年紀雖小,卻有股沉著淡定的強大氣場。接下來,她將在新版《神鵰俠侶》裡飾演郭襄,令人期待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小妮子會為江湖注入怎樣的活力。

 

 

人怕出名,女演員怕肥
是說,人在江湖走,哪有不挨刀。戲紅了,酸民也多了。有網友留言:「哎呀我的媽噁心,也不瞅瞅你什麼德行好意思和小凱一起演戲。」她不動聲色噹回去:「你不噁心那你去演?」其實,她只有一次真正對網友動了氣,「《天坑》剛開播的時候,有一段時間我會看評論,裡面寫我為名利和金錢不顧一切,被潛規則了之類的。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生氣,怎麼會有人講話那麼沒有底限?」

這不是她第一次學習對抗惡意。八九歲時,她一路過關斬將拿下「新絲路中國少兒模特兒大賽」全國總冠軍。下課她走過去會有同學故意伸腳絆倒她。有一回班上辦郊遊,老師說兩人一組自由活動,「全班36個人我問了一大圈沒有人願意跟我一組。後來我逮到一個同學問他,你為什麼不要跟我組隊啊?他說,喔那個誰誰誰說你那個獎都是花錢買來的,我們不要跟你做朋友。這件事導致我後來不愛跟女生玩,覺得女生比男生想得多,到現在也是女生朋友比較少。」

算了,嘴巴長在人家身上,少女只怕更頭疼怎麼管好自己嘴巴,被要求控制飲食大概是當演員最壯烈的犧牲,「這應該對愛吃人士來說都很痛苦吧,尤其我又喜歡吃垃圾食物。」她數著這趟回台灣的待吃清單,蚵仔麵線 check,鴨血糕 check,「啊魷魚羹跟鹽酥雞還沒有吃欸,黑松沙士還沒喝,還有曠世奇派,我超喜歡吃曠世奇派。」明日趕早就得飛北京工作的少女嘟嘴,「啊也還沒喝到珍奶,真可年。」

 

涵養才能吃一輩子
前陣子,她在北京不過搭個地鐵,車等不到五分鐘就被路人拍照上網爆料。「說實話,如果你是個正常人,平常出去買個東西也會被人講,坐個地鐵也會被人拍,好像生活失去了那麼一點色彩。」她當然知道這是成名的代價,但她心裡雪亮,「我個人覺得演員只是一個普通職業,我只想演好作品,然後該休息休息,長胖也不會有人說我什麼,穿很邋遢坐地鐵也不會有人品頭論足,那是我理想的狀態。而不是明星怎麼可以穿成這樣?明星怎麼可以不化妝?」

她從來不是那種追逐潮流的少女,「可能因為早早出來拍戲,見過太多漂亮的衣服,也見到過太多漂亮的人,我媽一直教育我,『漂亮的人太多了,你要跟人家漂亮的不一樣』。後來就覺得涵養比穿搭、流行、化妝更重要吧,涵養是可以吃一輩子的。」

所以她看書,像今天一邊化妝做髮型,她腿上就擱著嚴歌苓的《天浴》。但比起書,電影更是真愛,這個2003年出生的少女有個老靈魂,「我什麼電影都看得進去,文藝,歷史,戰爭,都喜歡,特別喜歡黑白老電影,像《窈窕淑女》《魂斷藍橋》《亂世佳人》那種,喜歡比較誇張的表現形式。對我有啟發意義的歷史片是《末代皇帝》吧,那是第一次紫禁城開放劇組拍攝,覺得好真實。我記得我看了一下午,超長的,看到整個身體麻掉。」

 

當叛逆少女才是正經事
少女的青春,難道甘願只揮霍在演戲和看電影上嗎?「會遺憾啊,覺得自己都還沒有叛逆過。」少女語帶幽怨。「你覺得你的叛逆很小兒科?」媽媽突然一個進擊,怨嘆小時候乖巧聽話的女兒最近很會「應嘴應舌」。「矮由你是沒看到人家家小孩,才覺得我很叛逆,人家家的小孩都是少年時期去紋身、打耳洞什麼的,你知道現在小孩多瘋啊喝酒鬧事去夜店什麼的,我都有回家內,真是的。」少女飆出一長串委屈。

其實,少女心中最想實踐、但不好說的叛逆,是談戀愛啦。「我應該會很被動吧。因為我是屬於要面子的那種人,再怎樣想跟他講話也會憋著假裝矜持。我覺得早戀這件事如果被列入人生清單的話,會覺得很自豪,值得回憶,算是一件叛逆的事情。但是媽媽有說過18歲之後才可以談。還有二年十個月,好漫長喔。」等等,那理想型是?「基礎條件要跟我爸一樣,一定要善良真誠,找個有趣能逗我笑的人吧。我媽從小就警告我,不要找外表花俏的男生,臉長得看得過去就可以了,結果自己找一個超帥的,哼。」「也還好吧?」「現在沒有這樣的好男人了,被你搶走了啦。」

和媽媽抬槓的少女,瞬間變回沒啥煩惱的小中二,什麼黑粉,什麼奧斯卡都閃邊吧。問她20歲時想成為怎樣的大人?她說要是能夠變得「不那麼大人」就好了,「希望還是保持著自己的初心。在這條道路上很容易迷失自己,有太多外界的因素,太多誘惑,會把你帶往不正確的道路。還是希望自己可以像現在一樣,沒有那麼重視名利、金錢這些身外之物。還是希望自己是個快樂的人吧,這個比較重要,好像越長大能讓你快樂的事情越少。」那,15歲的少女目前快樂嗎?「快樂啊,我可以因為一杯珍珠奶茶快樂起來,吃喝不愁就好了,呵呵呵。」

 

 

能一直當少女多好呢。只是啊,親,這個世界殘酷的真相是:吻了青蛙之後,童話故事就結束了。沒有人知道,後來公主有長成自己喜歡的大人嗎?王子會待她好嗎?她還能當那個隨時對爸媽撒嬌耍性子的小女孩嗎?

看著眼前喝著蘋果西打心花朵朵開的少女,你知道,也許有一天她會遭遇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,會收斂起她的毫無防備,有一天,她必須面對親或不親吻青蛙的那個瞬間。但你真的好希望,她能永遠神采飛揚如十五歲的今天,希望她能擁有足夠的好運,成為一隻快樂的獅子,擁有整片能撒腿馳騁的草原。

 

Text /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
Photo /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

【本文由Marie Claire美麗佳人提供,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!】

延伸閱讀
金馬55|寫人的故事,易智言
金馬55|謝盈萱,在舞台上隱形的人

Facebook
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時尚美妝粉絲團

    妳可能還會想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