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蒨蓉專欄:人生沒有偶然,每件事都有最好的安排

我拍過廣告、主持過節目、唱過歌也演過電影,但金鐘、金曲、金馬一個都沒得過,沒有想過一張照片一個很敏感的打卡地點,竟成為我演藝事業巔峰代表作,各大媒體馬拉松式報導,「阿帕契女王」封號多有架勢,但對我來說卻是最沉痛的一擊。

我來自單親家庭,學生時期賺取零用錢的方式就是模特兒,17歲考上MTV台VJ,外商公司的薪水優渥,加上廣告代言,入行短短五年,我就賺了好幾桶金,當時的我覺得名氣財富,來得不費吹灰之力,輕鬆落袋的錢財讓我變成價值觀偏差的月光族,月初領、月底花光光,少年得志好驕傲,完全沒有一點珍惜,所以當時媒體說我難搞、機車不配合的負面新聞,通通都是真的。

“討厭自己營造出來的假象”
直到登上直昇機的那一天,2015年的4月1號愚人節,上天跟我開了一個非常大的玩笑,一張照片、一個打卡,從此我變成全民公敵,我的人生原本很順遂,但因著阿帕契,不是踢到鐵板而是撞到銅牆鐵壁,當下我什麼話都不敢說,事態嚴重到我好怕會去坐牢,媒體從早到晚守在家門口形同軟禁,就連接小孩放學,只是在家門口過個馬路的距離,我都要開車躲在車窗後面戴墨鏡,攝影鏡頭就頂在窗前喀擦喀擦拍不停。

社會新聞頭版稱我是賣國賊,娛樂頭條說我是翻白眼的壞皇后,所有談話性節目對我抄家滅門式地謾罵,我氣、委屈、甚至討厭自己刻意營造出來的假象,害我今天走到這步田地。

“如果社會輿論要我死,我要知道我是怎麼死”
我不能辯解、更無法保護家人,但執拗逼著自己堅強,軟弱那一面絕不示人,當時每篇負面新聞、每個罵我的節目我都從頭看到尾,如果今天社會輿論要我死,我要知道我是怎麼死;我在家精神耗弱,完全無法入睡,驚恐迷惘害怕會去坐牢、或是要賠很多錢,連續失眠後來又發生車禍,媒體形容我是肇事不想賠錢的貴婦,我的社會形象徹底跌落谷底。

某天,有個陌生人透過經紀人來聯絡我,當時想放手一搏試試吧~冥冥之中或許是個高人,此時的我在大海浮浮沈沈就快要溺死,只想求得任何一口可以換氣的機會,也不知哪來的勇氣拿了陌生地址就去找他,沒想到一開門,熟悉的面孔映入眼簾,是黃國倫老師,他拿起吉他對我輕柔唱歌,瞬間我淚如雨下,好像所有心酸委屈,甚至討厭自己的那個層面,都透過淚水潰堤釋放。

從前我跑貴婦趴,吃大餐打卡炫耀,事發後我的演藝事業完全停擺,收入徹底斷炊,檯面上李蒨蓉關臉書龜縮在家,檯面下我為了打官司必須變賣名牌包,疲於奔命,朋友笑我是更生人,每天只能在家做手工藝,或嘲諷問我的神在哪?甚至有人質疑我藉由宗教漂白自己,每次禱告我都在哭,哭著問要到何時才能平反這一切?

“絕境後重生,學會謙卑與和善”
3年多來時路有苦有樂,當我身陷苦難,度日如年,人家說「家醜不可外揚」,但如今卻有勇氣坦然那些種種羞愧,靠著信仰從原本的萬念俱灰重新站立,讓我學會如何忍耐,忍耐的過程很難受,卻幫助我懂得如何謙卑與溫柔。

這次我知道不是因為我好運,而是有關愛我的上帝,他扭轉我驕傲又自卑的情節,拯救我從錯誤的價值觀走出來,幫助我學習更多的和善,連朋友都說:「你現在個性可愛很多」、孩子問:「媽媽你在看什麼?」我說:「聖經」他們會說:「那媽媽你再多看一點,你現在脾氣越來越好」。

“在愛裡面,沒有任何懼怕”
以前風光時出席一場活動20萬輕鬆入袋,現在重新出發經營美妝事業,賣一支口紅僅賺20塊,但是心裡踏實,講真~我比以前開心,再也無須用金錢去包裝自己,人生沒有過不去的困難,經歷這一切,阿帕契看似一件很衰的事,而今對我們全家而言,卻是出人意外的平安。

人的一生有許多追求,求一段關係,求名氣、財富或健康,領悟以後才明白,世界最珍貴莫過於心靈上的平靜。

Facebook
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時尚美妝粉絲團

    妳可能還會想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