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愛自己的黑皮膚!精品形象照C位模特兒Adut Akech:無論賺多少錢,我依舊是個難民

【文/BeautiMode ※原文刊載於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

你或許看過這張熟悉的面孔,但對Adut Akech這個名字卻感覺有些陌生。這位曾在Chanel 2018秋冬高級訂製系列大秀的壓軸,她是繼Alek Wek之後,第二位穿上香奈兒高訂新娘禮服的黑人模特兒,並與老佛爺卡爾拉格斐(Karl Lagerfeld)一同謝幕。2018年末,Adut Akech也為Saint Laurent藝術展《Self 02》拍攝形象照,她站在照片的中心位置,成為了領軍眾名模的頭號焦點人物。 


雖然Adut Akech已是時尚寵兒,經常風光登上Chanel、Dior、Prada等各大秀場以及《Vogue》、《i-D》、《Numéro》等雜誌封面。但除了國際名模,Adut Akech也是一位來自非洲難民營的女孩,她出生於南蘇丹(Republic of South Sudan),那是個內戰不斷、暴行頻傳的國家,這個出身讓她不忘奉獻自身,化身成聲援難民的人權行動者,希望能為有色人種帶來希望。

#ModeloftheYear

每年12月底,模特兒界的權威網站Models.com便會公布分別由業界、讀者所選擇的「年度模特兒」(Model Of the Year)大獎,此獎項可謂模特兒職涯中的一大里程碑。

2018年的年度女模特兒便由Adut Akech奪下,另一項觀眾票選大獎則落在Gigi Hadid手中,其他競爭者還包括Bella Hadid、Adwoa Aboah,以及拿下2018英國時尚獎年度模特兒大獎的凱雅葛柏(Kaia Gerber)等知名模特兒。

你或許看過這張熟悉的面孔,但對Adut Akech這個名字卻感覺有些陌生?!
你或許看過這張熟悉的面孔,但對Adut Akech這個名字卻感覺有些陌生?!

#Refugee
相較時尚界充斥星二代與名流家庭,Adut Akech於顛沛流離的逃亡過程中出生,在內戰頻繁的南蘇丹中,有許多像她一樣正逃難、躲避戰亂的家庭,而她的童年也是在肯亞的難民營度過的。

Adut Akech從不避諱自己的真實身分,「我將永遠是個難民,因為那就是我。」2018年11月,她受邀參加權威時尚商業網站《Bof》的講座《Voices》時這麼說,「無論有多少錢、我的身分地位如何、多出名或是任何情況下,我將還是個難民,我對自己的身分感到驕傲。」

Adut Akech表示,小時候並不曉得自己身處難民營,「我在那有親戚,我有朋友,光是在那奔跑、玩樂,就是我最好的回憶。」不過她心裡還是明白,家裡總有些事情不對勁,「四歲的時候,你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但你會有種直覺……我們家族經常在打包行李,我們得成群行動並聚集在一起。我從沒問過這是怎麼一回事。但我知道事情有些不對勁。」

直到六歲時,Adut Akech隨家人們移居澳洲阿德雷德(Adelaide)。當時的她,光是對於能去上學這件事,就感到無比興奮、新鮮,她更在澳洲嘗試了所有她在肯亞不可能或未曾做過的事情。而現在,她正藉著自己的身分,和聯合國難民署(UN Refugee Agency)合作,為捍衛難民的權利而努力,透過每場訪問,為全球難民們發聲。

作為時尚雜誌《i-D》2018年秋季刊的封面人物,她在訪問中提到,「我希望人們能真正地相信,不論身在何處,所有難民都有能力做出正面的貢獻,最重要的是,人們給我們機會,就能了解我們和其他人一樣,只是在盡全力為自己和我們的後代努力而已。」


#Modeling

回憶起自己的模特兒初體驗,Adut Akech為姑姑經營的品牌走秀,這場規模小又不太專業的服裝秀,卻奠定了她成為職業模特兒的目標,「我瞬間就像是陷入戀愛一般,當我走上伸展台,我覺得自己成為完全不同的人。」儘管13歲時就曾被星探挖掘,但她直到16歲才與澳洲模特兒經紀公司Chadwick簽約,並於2016年正式登上Saint Laurent的時裝秀,開啟了她的國際模特兒生涯。

風靡90年代的名模娜歐蜜坎貝兒(Naomi Campell),因黝黑膚色而被冠上「黑珍珠」美名,而她正是Adut Akech的標竿。不過到了現在,Adut Akech不僅僅只是深受Naomi Campell愛戴的後輩,更成為了新生代有色人種的指標。

「很多人告訴我,是我啟發他們愛上自己的黑皮膚,也是我激勵他們追尋自己的夢想。」她補充說,「我就是追逐夢想的一大信徒。」對於能夠促進產業中的種族多元性與族群包容,Adut Akech感到無比榮幸,「我代表了黑人女孩,我代表了難民,我代表了那些從什麼都沒有到為自己創造了什麼的人們。」

>>觀看完整文章


資料來源:Bof、Models.com、i-D、Instagram


【延伸閱讀】【時尚產業一週要事】Gucci業績未達標準、巴黎倫敦時裝週全面數位化、英國脫歐衝擊時尚產業、2020年時尚界銷售收入大跌

【延伸閱讀】聽障男模Nyle DiMarco堅持信念成《美國超級名模生死鬥》冠軍「大家該停止對聾啞人的想像謬誤」

Facebook
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時尚美妝粉絲團

    妳可能還會想看

    API & Other: 0.361061096191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