紀培慧,透明少女成長記

從覺得自己是跟地球人頻道沒對準的天兵少女,到以《接線員》入圍米蘭國際影展最佳女主角,紀培慧的內在正經歷一場不為人知的地殼變動,耐心等天分和經驗交互推擠作用層疊成山巒,就能成為不被輕易撼動的存在。

起初,她的角色多半帶點甜美森林系女孩的味道,《危險心靈》的張心如、《九降風》的沈培馨,不食人間煙火,自然也不知人間疾苦。然後,她在《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》裡化身墮落人間的林筱柔,吸毒援交師生戀未婚懷孕,帶著滿身刺與殘屑。林筱柔讓她拿下金鐘迷你劇集最佳女配角獎,紀培慧知道,自己再也不能滿足只是甜甜地笑了,一步一步,她勇敢走出舒適圈,追求自己的歷險。

同溫層外的空氣  
2011年,導演盧謹明看見她在《九降風》的演出,找上她飾演電影《接線員》裡,到倫敦一所情色按摩院打工的女留學生的 Tina,當時21歲的她單槍匹馬到英國拍攝前導影片,那是她人生第一次出國工作。2013年,她和林柏宏殺進《變形金剛4》海選培訓,儘管戲份最終並未播出,仍是難能可貴的好萊塢第一類接觸。2014年,她接下 HBO Asia 原創迷你影集《詭戀》,前往新加坡拍攝一個月,和澳洲劇組工作;過幾年繼續南向印尼巴淡島,在 HBO Asia 原創影集《魔人爭霸》第二季裡飾演白髮女魔頭。

把自己丟進講不同語言、做事習慣方法各異其趣的跨國劇組,對演員來說或許也是種加速催熟的過程。培培聊起幾年前二度赴倫敦拍攝《接線員》六個禮拜的收穫,「我們拍片的場景很小,將近四十人擠在同一間屋子裡面,打燈的打燈,setting 的 setting,其實蠻消耗精神的。我最大的收穫是頻率的轉換要變得更快,因為你跟不同國家的人合作,大家各自有不同的節奏感跟氣氛,這麼多人從不同地方來,你要找到一個很和諧的中音,讓大家可以順暢的運作。」


角色沒想的事,就不能做
國外拍戲,走再遠也想找到華人超市買一瓶龜甲萬醬油;把花蓮剝皮辣椒藏在劇組冰箱,捨不得多分一口給英國工作夥伴吃。這種心情,或許也呼應著《接線員》想探討的母題,關於異鄉人如何在一座城市的縫隙裡求生,如何相濡以沫又不得不相忘於江湖。劇中,遭遇金融海嘯、求職四處碰壁的 Tina,為了生活到地下情色按摩院做行政櫃台兼打雜。自恃知識分子,Tina 一開始小心翼翼與小姐們保持距離,用夾子收她們內衣褲,不和她們吃同一桌菜,無論身體或心理,都貫徹她和「她們」不一樣。

然而當按摩院被闖入討債那晚,自己也被拖下樓差點被強暴的 Tina,卻在那一刻毫不猶豫硬起來反擊,因為有了想保護的家人。「我們想呈現的是,這群人選擇從事這樣工作的心態是什麼,我覺得人一但被貼上標籤,人們會忘記她們也是人,會忘記她們也有情緒、生活壓力、傷心和盼望。」從質疑不信任、疑惑動搖到最後彼此擁抱理解,培培將 Tina 的心理轉折處理得無比細膩。

這次拍戲也讓她拋開了自我,她還記得一場誣陷Ana偷錢的戲,「我的臉很認真在狡辯,很猙獰。以前我會有點在意,可能會害怕這個角色不夠討人喜歡,會被討厭。但那次我就覺得,你在生存的關鍵時刻,承認偷錢就會被攆走,怎麼可能去想這些,如果 Tina 沒有在想的事情,我也絕對不可以想。」



演員的理想質地
得時時將自己維持某種程度的透明,角色才能顯色。培培至今想起《變形金剛4》演員培訓的某個時刻,都還會眼神發亮:「表演老師把三場 Woody Allen 的戲串在一起,我們要想辦法挖掘其中的起承轉合。最後一次排練的時候,不管是包袱或自我意識,每個人都放下了,很像收音機調頻,四個人連在同一條線上,變成透明的,你可以一一認出每個瞬間的情緒,所有丟接球都超級明顯。」

這就是演員的覺察吧,如果辨認不出「自我」,就不知道該捨棄什麼才能達到所謂透明的境地。即使假裝透明任由別人著色,只是更快搞丟原本的自己。培培說演林筱柔時自己還很像果凍,「很容易被塑形,然後也不知道自己是甚麼樣子,一下子就被晃動,想說我這樣是對的嗎?可能有一點顏色。會因為別人喜歡什麼去改變自己的樣貌。」

經過這些年的磨練,培培益發清楚自己真正的質地,「要形容我現在演員的心靈狀態,我會說是水玉,一種固體的、透明的水。它有自己固定的形狀,但是你可以通過它的透明,看見它想告訴你的東西。」
「演員其實就是導演的一個工具,如何把自己修成這個導演需要的樣子,一方面你要認識他,另一方面就是要認識自己。」真實而不虛妄,通透而不執著,是透明系少女對自己的期許。

Text /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
Photo /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、Hedy Chang
Look / 陳君農、硯婷

【本文由Marie Claire美麗佳人提供,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!】

延伸閱讀
【工作帶我去旅行】紀培慧,打開天線是演員的正經事
紀培慧 混血面孔的美麗奇蹟

Facebook
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時尚美妝粉絲團

    妳可能還會想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