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聞天祥專欄】電影大師的繆思們

幾年前,台灣上映過一部叫做《柏格曼的繆思情緣》(Liv & Ingmar)的紀錄片,聚焦在瑞典電影大師Ingmar Bergman與女星Liv Ullmann的關係。他倆在合作《假面》(Persona)時激出火花,同居了5年,即使銀幕外分手,也繼續工作關係,合作多達10部電影;Liv Ullmann跨足導演時,Ingmar Bergman還貢獻了兩個劇本;到他2007年過世,維持了42年情誼。

《假面》,1966。

然而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Liv Ullmann提到,當她和Ingmar Bergman的「情變」成為公共消費的八卦新聞時,

深受打擊的她竟然在機場看見Harriet Andersson、Bibi Anderson前來迎接支持自己,這份情誼成為Ingmar Bergman留給她最好的回憶之一。

看到這段,我既莞爾又感到驚訝。因為這兩位女演員也曾和Ingmar Bergman「關係匪淺」。

才子佳人

Harriet Andersson是Ingmar Bergman早期佳作《莫妮卡》(Summer with Monika)的靈魂,她成功詮釋出那種主動出擊而非等待追求的女人,連帶在表演上也打破慣例,勇敢直視鏡頭,挑釁地讓簡單的劇情籠上一股猗旎豪放的魅力。但豔名遠播的結果,也讓她主演的下一部片《Sawdust and Tinsel》(原意:鋸屑與亮片)硬生生被改成曖昧的《裸夜》。

《莫妮卡》,1953。

Bibi Anderson則在1955年起和Ingmar Bergman密切合作。熱情可愛的她是《第七封印》(The Seventh Seal)唯一被死神放過的女性;也在《野草莓》(Wild Strawberries)分飾勾起老醫生回憶的活潑女孩與記憶裡的初戀;她的貞潔與慧詰,甚至讓《魔鬼的眼睛》(The Devil’s Eye)的撒旦長針眼!

《野草莓》,1957。

Ingmar Bergman一生結過五次婚,這些女星都沒正式成為他的夫人(但Liv Ullmann和他育有一女),卻不代表在藝術上從此分道揚鑣。

Harriet Andersson在《穿過黑暗的玻璃》(Through a Glass Darkly)演活了被信仰和精神疾病所困的女主角,Bibi Anderson也為Ingmar Bergman的首部英語片《紅杏》(The Touch)跨刀,毫無扭捏。更驚人的是這些女星合體,上演的不是扯頭髮算心機,而是更巨大的藝術張力。Bibi與Liv的《假面》、Liv和Harriet的《哭泣與耳語》(Cries and Whisper)都是影史公認的偉大極品。

《穿過黑暗的玻璃》,1961。 《哭泣與耳語》,1972。
非關愛情

 

但如果以為非得跟Ingmar Bergman如何如何才有發揮,那也大錯特錯。

 

Ingmar Bergman班底另一位舉足輕重的女演員Ingrid Thurin,其實是一個喜歡批評Ingmar Bergman的影評人的妻子。Ingmar Bergman不但讓Ingrid Thurin在《魔術師》(The Magican)女扮男裝,還以她老公為原型設計了自以為是的醫生一角。夠絕吧!

瑞典影壇還有另一個名氣相當的Bergman,就是在好萊塢大紅大紫、得過三座奧斯卡的超級巨星Ingrid Bergman,兩人沒有親戚關係。

她把生命中最後一次演出交給Ingmar Bergman,後者則讓她和Liv Ullmann共同演繹精彩又恐怖的母女電影《秋光奏鳴曲》(Autumn Sonata),即使適應過程衝突不斷,卻也成就了一首餘音繞樑的天鵝輓歌。

導演Ingmar Bergman與同樣來自瑞典的國寶級女星Ingrid Bergman,在1973年的坎城影展同框留影。

適逢Ingmar Bergman的百歲冥誕,今年8月將有多達38部他的電影在台展映。是多大的才華,讓每個世代的影人與影迷都受他的影響?

然而我也好奇,是多成熟與多強烈的觀念與互信,讓大師與繆思們可以合作無間?當一部部作品都像解剖刀俐落精確地朝心靈劃下,答案也許就在裡面。

 

聞天祥

16歲開始發表電影文字,20歲起為臺灣各大報撰寫影評及專欄,投入影評書寫已30年。而在文字之外,曾擔任台北電影節策展人,也受邀出任國內外電影獎評審,現為台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執行長。

Facebook
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時尚美妝粉絲團

    妳可能還會想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