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酷兒插畫家】女同插畫家Gabriella Grimes,畫出少數社群的熱辣生活

Gabriella Grimes的插畫作品色彩濃烈,常常毫無避諱地刻畫女同志的情慾世界。今年25歲的他說,自己最重要的理念,就是提高酷兒女性的能見度和接受度,尤其是有色人種。在他的繪畫世界裡,所有人都值得屬於自己的自由與快樂。

Marie Claire(以下簡稱M.C.):從事插畫創作多久? 


Gabriella:我以插畫作為正職已經三年了。其實對藝術一直都很感興趣,不過2017年是我真正下定決心強化自己的藝術技能,並且以此維生的時間點。


M.C.:會如何形容自己的插畫作品? 


我的作品介於寫實跟卡通感之間,滿多人也會用圖像小說來形容,必須說我被日、韓漫畫啟發非常得多。而且,我的插畫通常色彩繽紛,充滿快樂或性感的主題。

M.C.:能聊聊你作品中所關注的議題嗎? 


我主要想聚焦的是有色人種的酷兒們,想表現我們快樂地生活著的模樣。我也喜歡畫一些情色場景,因為你不會常在西方媒體上看見同志性愛,有色人種的同志更不用說,所以我愛畫讓酷兒粉絲有共鳴的東西。在螢幕上能看到兩個順性別且同性別的人接吻已經很幸運了,所以我自己畫任何指定性別的女性向者進行火辣性愛,會覺得很過癮。我自己屬於非二元性別認同的人,出生時的指定性別則是女生,所以這些插畫不論是激情或不激情的,都對我很重要。如果在成長過程中,能看到更多像我這樣的酷兒人物,對我的情緒發展應該會幫助不少。



M.C.:想透過作品表達的是? 


我想要透過插畫說的是,真實生活著為自己或想為別人創造美好酷兒生活的人,他們的故事。我能夠過著完全擁抱自我的生活,但不是所有人都有這種特權,對他們來說可能很痛苦。某些人的生活,只能是另一些人的奢侈想望。希望大家記得,雖然我的畫取材自很多人的現實生活,但可能對一樣多的人來說,那些只能是幻想,因此我們必須繼續爭取能見度、接受度、安全和快樂。每個酷兒都應該在現實中體會我畫中的人物體會到的,也是我和其他認識的人生活中的感受:安全、快樂、酷到極點。


M.C.:能分享身為酷兒族群/酷兒藝術家的經驗嗎? 


接納自己對我來說一直是進行式的過程,不斷轉變、發現層層新的自己。在沒有社會壓力的情況下,我一直通往潛在真實的自己,但從來無法感覺安全得可以百分之百地成為那個自我。青少年時我認為自己是雙性戀,16時確認是非二元性向,直到21歲才真正出櫃。23歲時,我才開始使用中性的「他們 They/Them」作為自己的代名詞。而發現自己是同志的時候,仍在與一個男生交往,25才終於拾起女同志身份。

作為一名酷兒就是不斷地在發掘什麼才是真正的我,而什麼又是社會期望的我。每個人的「酷」都該由自己定義,沒人有資格為他人下指導棋。


我的伴侶也是非二元認同,我從來沒體驗過這樣的愛情,竟然有個人理解我這麼多部份的存在。這就是我的人生,這個認同影響了所有層面的我,接受了它並且將它融入創作之後,我獲得前所未有的歡愉。


延伸閱讀:

  • 專訪英國插畫家Jamie Edler,從電影海報到酷兒插畫:「我想將所謂『正常』的陽剛形象注入溫柔和細膩」
  • 【酷兒插畫家】紐約猶太男孩Jared Freschman的迷幻色彩學

本文Marie Claire美麗佳人提供,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!】

Facebook
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時尚美妝粉絲團

    妳可能還會想看

    API & Other: 0.470523834228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