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馬55 邱澤:「《誰先愛上他的》裡的阿傑已有某個部分刻在我心裡,永遠不會消失。」

 

在導演不斷反覆磨練,邱澤於新作《誰先愛上他的》演技大噴發。獲得金馬入圍肯定之外,他學會如何歸零,將自己變成一幅白色畫布,任由角色恣意揮灑。

 

出道至今多年,邱澤的星途不可謂不順──竄紅的速度相當迅捷,演出機會不曾間斷,且擔任的多為男主角,人氣亦始終不墜,只可惜,似乎少了一丁點什麼。當然,他一直很努力,盡心扮演好被賦予的每一個角色;但若上網查找與邱澤相關的報導,焦點似乎往往僅放在他的花邊緋聞,未認真看待他的工作。直到2016年,邱澤入圍金鐘獎戲劇節目男主角獎與迷你劇集男主角獎,大家彷彿才突然發現,原來他的演技竟如此不俗。今年的他火力全開,以《誰先愛上他的》的同志角色勇奪台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並入圍金馬,而且是該獎項中的唯一台灣代表。

導演心中的不二人選
「的確有點緊張,但完全沒有壓力,」邱澤從容地說,「畢竟,該做的、能做的都已經努力過了,只能靜待評審結果,跟小時候等聯考放榜很像。」其實,他獲得《誰先愛上他的》阿傑一角,與未摘金鐘甚至有點關聯。當時,邱澤首次入圍金鐘即是雙男主角,未得獎心情難免些許失落,經紀人便約大家吃飯,並特地找來善解人意的徐譽庭開導、勸慰他。當天是導演第一次見到邱澤本人,赫然覺得未刻意修飾邊幅的他,與平日斯文帥氣的螢幕既定形象大不同,別有一番味道,與阿傑的氣質頗類似。日後修改劇本,徐導將邱澤那日的模樣刻意加寫進人物之中,儼然已暗自決定由邱澤出任。

待正式選角時,邱澤果然是不二人選;「非常特別的角色,我馬上就答應了!電影想討論的議題頗嚴肅,呈現方式卻不沉重。另一方面,片子裡的每一個人其實出發點都是愛,譬如劉三蓮因為在婚姻裡得不到愛,轉而把全副心力都放兒子身上,希望從中找到自我存在的價值,殊不知形成一種情緒勒索。最後,每個人從愛裡面學會了包容和放下,給彼此更多空間。強硬要求別人和自己做一樣的選擇並不合理,這一點很值得我們內省與思考。」而他飾演的阿傑,從影片一開始的吊兒郎當、狂放不羈,漸漸顯露出藏在心底的深情與執著,至片尾處情緒終於釋放,邱澤演得流暢、細膩、有層次,多年默默耕耘終於被看見。

 

角色已刻在心裡
「拿到劇本以後,我試著拼湊阿傑的人生,讓他更完整。」邱澤解釋。開拍前,他花了很多時間學走路;「因為導演跟我解釋,這個人連行走都不斷在動腦筋、想東西,重心應該放在頭的部分,所以走的時候身體會不自覺往前傾──看似簡單實則很困難,我練習了好久。結果殺青以後我還是那樣走,都不知道是角色反應還是我自己了。或許等到接受新角色、進入新角色的情況之後,才會把這個習慣慢慢丟開。不過,阿傑的調皮與孩子氣倒是跟我很像,還有,我們倆柔軟的那一面不是每個人見得到的。」

儘管用心揣摩角色,邱澤瑜拍攝時卻經常「卡關」;「導演十分重視細節,我幾乎每天都被磨。最困難的是試了十次、二十次以後,還被導演要求歸零。通常,演到第十次多半已經『撞牆』了。我潛意識會追求自認為最好的表演,事實上抱持這種想法,哪怕只一點點,也不是用角色本位思考,而是演員本身。有一幕是宋正遠跟阿傑說,他要去結婚、當『正常人』,阿傑聽了崩潰大哭;拍攝時我們試了十幾次,導演就是不滿意,哭到最後我腦袋一片空白──那天超級辛苦。後來,她教我念《心經》把心定下來,放掉一切從零開始,我個人覺得很管用。我想,阿傑已有某個部分刻在我心裡,永遠不會不見。」優秀的演員不都是這樣嗎?

「我的情緒來得比較慢。」邱澤說。這與他的得獎(台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)和入圍(金馬獎最佳男主角)角色、《誰先愛上他的》裡的阿傑恰恰相反,「阿傑的情緒反應比較快、比較直接、比較巨大,當下的喜怒哀樂都掛在臉上,旁人一望而知。」有趣的是,阿傑與謝盈萱飾演的劉三蓮──片中的「情敵」,皆屬於「急驚風」個性和脾氣,相當外顯,最「冷靜」的反而是宋正遠與劉三蓮的孩子宋呈希;「導演常笑說,黃聖球(宋呈希扮演者)是本色演出,連他自己也說他沒在演、都來真的,很可愛。」

無論是否本色,一個優秀的演員就是能稱職地表現出劇中人的七情六慾,帶領觀眾進入角色的世界。由於電視與電影拍攝手法完全不同,收與放之間頗考驗演員的功力;「這是對表演理解後的反芻與判斷,也是能量放大或縮小的功課,很微妙的。」雖然從前也拍過電影,但碰到挑剔的徐譽庭,邱澤不斷地被否定,以往的認知幾乎被摧毀殆盡。「導演要求很細,」他表示,「一場戲拍二十次是常有的事,而且你永遠不知道她會用哪一個take,只能每一次都全力以赴,每天都很操、很辛苦。」

 

丟掉熟悉的過去

開拍前,劇組花了一個月時間排戲,那段時間的受挫,令原本滿心期待的邱澤意興闌珊,甚至對自己的能力產生劇烈懷疑。徐譽庭認為邱澤太「電視」,會本能地注意到燈光和鏡頭、配合對手走位等等,「這些東西是一個好電視演員的必須,但徐導都不要,她只要我全心全意浸在角色裡。」由於邱澤是功課做足的人,導演為了「對付」他、卸除他表演中屬於匠氣的層面,還臨時改台詞、藏道具,希望藉此激發出他最本能的反應,而非準備好的東西。「有一幕拍我點菸,結果打火機不在劇本寫的地方,我真的繞來繞去找了一下,導演說那樣的狀態很自然,正是她想要的。」

戲殺青了,邱澤確實進入了另一個層次,表現有目共睹。觀眾不再只盯著他帥氣迷人的臉蛋,反倒會「分心」,被阿傑的喜和悲牽動情緒,跟著他一起傻笑、一起難過。「外表的確是兩面刃,」他有感而發,「一開始,觀眾當然是因為喜歡你的外表,才願意花時間看你的戲,也會因為這個原因忽略你在表演上的用心,所以我更應該自我警惕,精進自己的演技,才不會永遠被貼著『偶像劇演員』的標籤。」顯然,邱澤已經成功撕除了標籤。

 

 

Text /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
Photo /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

【本文由Marie Claire美麗佳人提供,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!】

延伸閱讀
金馬55|徐若瑄,做個不敗的演員
金馬55|演出另一片天空,盧廣仲

Facebook
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時尚美妝粉絲團

    妳可能還會想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