黛安娜與查爾斯/我的婚姻是一場騙局,但我不放棄救自己

<p>▲查爾斯王妃黛安娜風華絕代。(圖/美聯社)</p>
<p>▲查爾斯王妃黛安娜風華絕代。(圖/美聯社)</p>

逝世23年,黛安娜王妃在全球人民心中仍然有著不敗地位,她生前關懷弱勢族群、勇敢追愛、嚮往自由的精神,於時尚圈和影劇圈都有著重大而深遠的影響。

黛安娜身上充滿爭議性,她與查爾斯王子的破碎婚姻總被外界拿來反覆檢視,而她與隨扈的婚外情,以及離婚後的戀情,都被英國皇室視為踩線之舉,有外媒還稱她是「失格的王妃」。

失格的王妃,是誰造成的呢?

筆者近日爬梳完黛安娜的專訪與紀錄片《黛安娜:她的自述》之後,發現這個美麗的女人,是個被婚姻與皇室規範折磨到身心重創,卻始終勇敢向前、溫柔對待世界的人。

>>請見下一頁

▲查爾斯王妃黛安娜風華絕代。(圖/美聯社)

「家庭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,也是我最在乎的事情。」

黛安娜王妃一生嚮往家庭的愛,想得卻不可得。

她出生自富裕的貴族家庭,父母關係並不和睦,父親甚至會當著幼小的黛安娜面前毆打母親,「有記憶以來,我都是躲在門邊,聽著爸爸掌摑媽媽的聲音,嚇得不敢出來。」

父母在黛安娜6歲時協議離婚,黛安娜的扶養權歸給貴族身份的父親;9歲時,父親將黛安娜送到女子寄宿學校,省去了親自教養的責任,卻導致黛安娜產生自我懷疑,認為父親想拋棄她,質疑都是自己的錯,父母才會離婚。

學生時期的黛安娜害羞封閉,和每個同學都保持距離,唯獨面對天竺鼠、金魚等小動物,她才會展現熱情,和這些動物們說心裡話。高中時,黛安娜父親去世,她決定退學前往倫敦擔任幼稚園老師的工作。

沒有與父親解開心結,是她一生的遺憾。

>>請見下一頁

▲查爾斯王妃黛安娜風華絕代。(圖/美聯社)

「若你遇到生命中你愛的人,那就要好好捉緊。」

生長在缺愛的原生家庭,黛安娜自然嚮往組建一個屬於自己的家。因此,當查爾斯王子出現在她的世界,積極對她展開追求時,黛安娜淪陷了,「他很認真討我歡心,他是真心愛著我的。」

查爾斯王子的年紀大了她12歲,讓長期缺失父愛的黛安娜有了依靠感。

初次與查爾斯相識是在一場聚會上,對方剛分手,親人又遇刺過世,心情非常低落,黛安娜隨口安慰一句:「你這個時候需要有人陪伴你。」卻讓查爾斯聽到後立刻主動吻了她。

「現在回想,噁,大家才不是這樣做的吧?」接下來,查爾斯開始瘋狂追求黛安娜,她形容男方攻勢就像「起疹子」,一找上她就熱情異常,但又可以很久不跟她聊天,讓她不懂他在想什麼。

「他會一星期每天打電話給我,然後又3星期不跟我說話,非常奇怪。」

查爾斯的若即若離,年輕時的黛安娜仍覺察不出來,她只願意看到對方獻殷勤的一面,雙方僅約會13次就步入婚姻。

訂婚當天,有媒體問黛安娜與查爾斯:「你們現在正在熱戀中吧?」黛安娜想都沒想便說:「對呀,我很愛他!」

查爾斯卻頓了一下回答:「端看你怎麼定義『相愛』這兩個字了。」

黛安娜坦言,少女時的自己對這句話並不理解,「可以肯定地是,我當下聽到的感受,就像是墜入很深的冰窟裡。」

結婚後黛安娜才發現,原來查爾斯深愛的女人並不是她,是另一個名叫卡蜜拉的女人。

>>請見下一頁

▲查爾斯王妃黛安娜風華絕代。(圖/美聯社)

「我的婚姻裡有三個人,這真的太擁擠了。」

婚後的黛安娜很寂寞,夜深人靜時都待在查爾斯不在的房間裡、企盼著丈夫回家。查爾斯與卡蜜拉的外遇明目張膽,狗仔經常拍到兩人出雙入對打馬球、散步的畫面,「這些東西對我都是一種折磨。」

她性格纖細敏感,容不下一粒沙子,自然有跟丈夫吵鬧過,「他之所以娶我進皇室,是因為看我身家清白、個性單純,是一個適合當王妃的料。」

「從頭到尾,他都沒有愛過我,而我卻一直活在他編給我的謊言裡,被騙進這個婚姻」 

婚都結了,謊言毋須再編。查爾斯殘忍地告訴黛安娜,他會繼續與卡蜜拉保持聯繫,他說:「我不想成為唯一沒有情婦的英國王儲。」

被王室傳統捆綁,黛安娜終生被困在一個不愛她的男人身旁,眼睜睜看著丈夫公然外遇,儘管請求伊莉莎白二世女王幫忙,被婆婆無奈回應:「我也沒辦法,查爾斯沒救了。」

真心錯付、英國皇室無人對她施以援手,黛安娜4次割腕自殺未遂,罹患憂鬱症與暴食症,身心飽受摧殘。

>>請見下一頁

▲查爾斯王妃黛安娜風華絕代。(圖/美聯社)

「不被愛,才是世界上最致命的疾病 。」

黛安娜生命中唯一的安慰,就是兩個兒子威廉與哈利,孩子成為她活下去的力量,「我只想要帶給孩子最好的童年,讓他們(兒子)曉得:我是如此深愛著他們。」 

威廉王子曾訴說對母親的印象,「媽媽就是一個大孩子,在家裡會跟我還有弟弟一起玩,帶著我們踏青、認識大自然。」哈利王子一度表示,全世界最愛他的人,就是媽媽黛安娜王妃。

父親不愛她,丈夫利用她,黛安娜明白,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不被愛,那她反而更要付出愛,「每個人都是有價值被重視的,我更應該要懂得去付出。」

不單對兒子如此,對世界也是,黛安娜將心力投注慈善事業,堅持不戴手套與口罩握著病童的手;她支持國際反地雷組織,還擔任倫敦大奧曼德街兒童醫院主席。

>>請見下一頁

英國有媒體抨擊她,說黛安娜利用慈善事業匯聚民心,作為打壓皇室的武器。

筆者啞然失笑,一個矢志奉獻做善事的人,無論內心動機為何,但見著黛安娜積極走訪世界、身體力行參與慈善機構舉辦的活動,這都是不爭的事實。

黛安娜一生中不被「自己心愛的人」所愛,人民對她的擁戴,對她來說是一種活下去的力量,難道這也要剝奪嗎?

查爾斯與卡蜜拉的婚外情,黛安娜在結婚第5年後便無奈接受,也發展了自己的婚外戀。

她和隨扈麥納基談戀愛,戀情爆發後不久,皇室便將麥納基調離,3星期過後,麥納基死於一場車禍,讓黛安娜王妃痛不欲生,「我不該玩火,但我玩火自焚。」這場意外讓人浮想聯翩,也加深了黛安娜與皇室的嫌隙。

黛安娜形容自己是被皇室拿來獻祭的羔羊,被欺騙走進婚姻,當真相大白後,她想抗爭卻被無視,想脫身卻被潑髒水,「但我選擇不放棄希望,用其他方式來找回我自由的靈魂。」

黛安娜的方式就是「慈善」,與其說是利用民心來對抗皇室不公,筆者願意解讀:她不過是在付出愛的過程中,得到他人的回饋,從中療癒自己,讓自己感受到「被愛」。

誠如黛安娜所述:「幫助別人在我生命中不可缺少,像是命運的安排,我幫助世界,也幫助自己」。

這樣勇敢的女子,誰還捨得去批判她?

來我專頁陪我聊娛樂圈大小事:奶媽Naima

我的IG奶媽Naima

Facebook
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時尚美妝粉絲團

    妳可能還會想看

    API & Other: 0.36400103569031